河南博云天律师事务所 > 法学研究 > 学术研究

法学研究

学术研究

关于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保证债权应否停止计息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08-19  浏览量:568

关于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保证债权应否停止计息的问题

河南博云天律师事务所 赵飞

在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根据《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债务人“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但是,对于保证人是否应当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担保债权的利息问题,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无直接规定,在实践中争议颇大。

一、观点之争

(一)以破产程序特殊性为由,主张保证人应当承担利息。

认为保证人应当承担的,主要理由:一是,债权的主从性关系作为普通民商事规则,不适用于破产程序,为了保障对债务的公平清偿和破产程序顺利进行,可以依法破除担保人与债务人在责任范围上的从属性即附随关系;二是,重整计划和和解协议中约定的债务人清偿数额,原则上是债务人实际尚有能力清偿的数额,减免的数额是债务人无能力清偿的部分,以主债务减轻从债务也应同样减轻为由排除保证人的责任范围,就会使保证人完全逃脱保证责任;三是,破产重整与和解,依法定多数即可通过,部分不同意的债权人也要受拘束,如果保证人借此免除保证责任,则可能迫使债权设有保证担保或连带债务的债权人不得不为自身利益而强烈反对重整与和解,不利于对债务人企业的挽救,破坏破产法的顺利实施

支持此观点的判决,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民终45号民事判决,“《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该项规定是法律针对破产程序中破产债权作出的特殊规定,即债权人依法可以申报的债权为破产申请受理时对债务人享有的债权。而在民事活动中产生的债权,不仅包括应当清偿的本金,还应当包括自债务发生之日起至债务清偿之日止的利息等。债权人对此享有给付请求权。

(二)以担保债务的从属性为由,主张保证人不应当承担利息。

认为保证人不应承担的,主要理由为:担保债务具有从属性,《担保法》第五条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担保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据此,主债权被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也应随之减少,否则,有悖担保债务的从债属性。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已有多份生效判决予以肯定。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再19号民事判决认定,“本案中金汇信托公司的债权范围因主债务人三联集团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而确定为254,867,898.2元。马文生、楼娟珍作为保证人,基于保证债务的从属性,其所承担的债务范围不应大于主债务人。故原审判决在确认金汇信托公司对三联集团公司的债权利息计算截止到2015年8月17日人民法院受理破产重整申请之日止的同时,判令保证人马文生、楼娟珍在2015年8月18日之后继续按年利率24.4%向金汇信托公司继续支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亦严重损害了保证人马文生、楼娟珍的合法权益,本院予以纠正”。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终673号民事判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的规定,韩啸对吉粮米业公司享有的债权应于2018年7月26日停止计息。担保债务具有从属性,依法亦应当停止计息。因长春中院已于2018年5月22日受理了案外人王晶对吉粮集团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故韩啸对吉粮集团公司享有的担保债权应于2018年5月22日停止计息。”

二、个人拙见

保证人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担保债权的利息,符合法律规定,且并未加重保证人的保证责任。

(一)保证人如不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担保债权的利息,则有悖法律规定。

《担保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保证期间,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的,债权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报债权,也可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部分,保证人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债权人对债务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所享有的权利,不受重整计划的影响”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和解债权人对债务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所享有的权利,不受和解协议的影响。”可见,破产重整或和解并不影响债权人对保证人行使权利,债权人有权要求保证人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担保债权的利息。

而且,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仅规定,债权人对进入破产程序债务人的债权停止计息,未规定债务人的保证人在破产程序外的担保债权也停止计息。如要剥夺债权人对保证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必须有法律规定为依据,否则就不应停止计算担保债权的利息

(二)保证人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担保债权的利息,并不加重其保证责任。

《担保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可见,主债权的利息本身就是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法定内容。主债务人未破产的,保证人的责任是要承担主债务在清偿前的利息,主债务人破产时,对其不停止计息,保证人自己的法律义务与责任并未加重,未损害其任何原有权益,与《担保法解释》第三十条“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之规定,正好相符。而且根据《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三十一条之规定,“破产程序终结前,已向债权人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向其转付已申报债权的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应得清偿部分。”

(三)停止计息的规定是破产程序的特殊制度,并非是债权人免除债务。

对于《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释义及实用指南》中指出“但是在破产程序中,为了破产程序的顺利进行,有必要在债权人申报债权时确定债权的具体数额。因此,有必要在破产申请受理时停止计息”。显然,停止计算利息的规定,是为了保障破产程序的实施,而设立的特殊处理方式,并非债权人主动或与债务人合意甚至串通而形成的结果,不存在债权人免除债务人债务的意思表示。

况且,对于重整计划或和解协议,并非要求全体债权人同意才行,只要有法定的多数债权人同意即可,部分不同意的债权人也要受其约束。那么,即便破产法没有停止计息的规定,只要满足法定的表决程序,多数债权人就能停止计息、免除债务人的部分甚至全部债务,下余享有保证担保或连带债务的债权人,无论如何反对,均是无用的。如果仅以法律规定的停止计息,就让保证人或连带债务人的责任随主债务减免,在破产程序中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只会导致此类债权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强烈反对重整与和解,非常不利于对债务人企业的挽救和对广大债权人的保护。

综上,破产法中的停止计息条款是否适用于担保债权的利息,虽争议较多,且最高院亦有肯定之判例,但是,该停止计息的规定,属于破产法的特殊制度,应严格依法限制其适用范围,不应做扩大解释

豫公网安备 41010702002104号